宵々古今

期待

司半岁:

安雷合志《impossible is nothing》一宣
主催:司离 @司半岁
代理: @粮川公馆
外封:微博 @AD_一只叶子在天上飞
内封:微博@灼热射线
文手:温顾 @没妈孩子像块宝🥚 ,离酒  @离酒 ,柚柚 @白玉为何物 ,狙 @-SNIPPER- ,阿唐 @唐听涼_潇洒轻狂不知愁 
画手:司离 @司半岁 ,屿 @屿 ,二云 @潮爆云王 ,千良 @买男孩的小总裁 ,岚 @◆碳酸物质◆ ,少不 @香菇炖鸡不 ,猫糕 @杂煮虎猫糕 ,高空抛喵 @高空抛喵 ,读然 @德育处朗读大师 ,炭 @+犬神依附+ ,然汪 @然汪
G文:颜色 @不知热
G图:T岚 @T岚 ,血字@ @BW-血字 ,三九 @🌸覆船人🌸
特典:
钥匙扣: @鵲行貌
明信片:二云 @潮爆云王 ,读然 @德育处朗读大师 ,屿 @屿
贴纸 @五困
国庆预售,敬请期待~
求帮忙扩散~

【麦源】我可以要你的联系方式吗(完)

林追追:


真的言出必行了!完结了!!
从睡醒就开始琢磨了!然而仍然不够满意!
宝儿们凑合看吧!

谢谢支持了!


http://yingjunzhe.lofter.com/post/2b89f8_1021826b


这是末的链接!日常丑!手机没条件!见谅见谅!


28



 源氏还记得那是个下着小雨的夜晚。


 他发着低烧,头晕得厉害。


 心理医生给他开的药他始终不敢停,不知道是犯了什么忌讳,出门前他匆匆吞的抗抑郁药此时让他隐隐作呕。


 伞好像遮不住雨。源氏觉得自己全身都被淋湿了。春寒料峭,每一阵风都是一把刀。耳朵里还能响起几个小时前场馆里震天的欢呼,有人疯狂地喊他的名字,灯一道道从他脸上闪过,割破他的脸。


 “这是哪家小朋友?”然后源氏突然感受到有一个人带着热凑近他,含着笑地,又好似温柔的叹息着:“脏兮兮地,好像小狗啊。”


 他被人抱住。


 雨从空中落下来。


 午夜是梦回时刻吗。


 源氏眨巴眨巴眼,他仰头却辨认不清抱住自己的人是谁。那人的气味好像干燥温暖的烟草,又好像是烧焦的薄荷叶,源氏过度迷恋这种致幻味道,寒风呼啸,雨夜流光,借着骤闪而过的车灯,他终于看清这个人的脸。


 那人高高大大,脸庞英俊,似笑非笑。而眼神疲惫。身上有剑影刀光。



 “这样乱跑,丢了怎么办?”
 声音也似在引诱。


 他温热的手蹭上自己冰凉的指尖。


 源氏猛地清醒过来。


 他挣扎着从对方怀里出来,又立马反手用力擒住对方手腕。他面嫩音软,戾气却很重,好像在战场死过无数回:“你是哪位?”



29


 卢西奥记得那回。


MG斩杀当时劲敌JHG成功挤入四强。场馆里万众高呼他们的名字,对于当时刚打职业的卢西奥来说,几乎是世纪之战。


 出场前他就发现源氏状态很差。


 脸色苍白,唇无血色,手背青筋突起。候场室里队长莱耶斯一遍遍重复战术,他盖着个毯子半躺在椅子上假寐,眼下一片青黑。


 领队齐格勒就站在源氏身边。她一边看表,又时不时伸手探对方的额头,脸上有些担忧。工作人员敲门进来,说还有半个小时就要入场了。齐格勒颔首,小声地喊源氏起来。


 “你好像有点低烧。”
 卢西奥听见齐格勒低低劝诫对方。
 “我准备换替补上场。”


 啊。源氏不能上场了吗?
 卢西奥心里咯噔一下。


 原谅他吧。他那时还和源氏不熟,听见源氏有不能上场的可能后,第一时间涌上来的竟然是埋怨。
 早不生病晚不生病。竟然这个时候不舒服。之前排练的阵容体系又都是围绕他打。现在换替补,替补根本跟不上我们节奏啊。


 这是MG第二次参加OWPS联赛。去年十月份那次卢西奥还没入队,但作为当时MG敌方战队JHG的铁杆粉丝,他在两方交手时已稳稳坐在场馆观看比赛。


 他穿着JHG蓝白的应援T坐在靠右第六排的位置。不知怎么的,周围竟然全都是穿红色MG应援服的女孩子。她们举着MG队内成员的led灯牌,脸上贴着MG必胜的贴纸,MG源氏每打出一波精彩操作就发出不要命的尖叫。


 卢西奥听着身边女孩子们疯狂地喊源氏的名字,莫名地心烦意乱。


 眼下比分1:1,在大多数人眼里,这是一场势均力敌,悬念颇大的对决。只有极小一部分人知道,MG没有胜算。


 因为MG辅助跟不上输出节奏。


 卢西奥好像是受了身边这群女孩子的影响,又好像是有别的原因,不知什么时候,他的视线焦点开始更多地投注在MG阵营。



 源氏操作着genji在尼泊尔上空上下翻越,他对技能间隔把握已出神入化,在收割地面的同时,竟然还有足够精力去切天上的法老之鹰。



 这是非常优秀的攻击手。
 卢西奥暗暗感叹。国内能把genji操作成这样的不超过三个。


 导播似乎也极为眷顾MG的源氏,镜头时时切向他打比赛时专注的脸。
 他的瞳孔是偏金的棕,场馆一束束光打下来,把他头发丝也镀成金色。



 浑身的独立意志。



 可他血线太低了。好多次击杀都是拿命在搏。
 他走位判断都没有问题,问题出在MG辅助的力不从心。


 比赛结束的哨声响起。JHG二比一战胜MG,成功进入OWPS四强。



 身边坐着的某位多愁善感的女孩子呜呜哭了出声。她哀哀地发出质问。为什么赢的不是MG。为什么没让源氏赢。源氏分明那么厉害。源氏世界第一厉害啊。



 同行好友低低劝她,算啦,只能说JHG整体实力更强一点。而且解说不也说了吗,MG辅助是短板。JHG也是冲着这点打针对的。



 卢西奥静静地听着身边这两位女孩子的讨论。比赛结束,台上双方队员正互相握手。摄影师都这个时候还很眷恋源氏的脸,大屏幕一直放着源氏脸部特写。



 于是卢西奥看见源氏眉间的每一处锋利,他的肤色却比周围人要白两个度,头发湿湿地贴在额前,竟然有一股孩童般的稚嫩。又见这时MG的辅助不知跑到源氏面前低声说了什么,对方眼里好像突然就有飞鸟在扑闪了。卢西奥看见源氏抿了抿唇,花瓣一样的唇变得好温柔。



 要不我去试试吧。
 卢西奥鬼使神差地想。
 前不久他收到MG俱乐部对他发来的邀请函。说希望他能来MG打辅助位。



MG现任辅助做不到的事,我可以做。


 
 而后做到现在。

 此时此刻卢西奥看着源氏苍白的脸,不知怎么涌上一股烦躁。
 我可以奶好你。这一次打JHG不会再输了。
 可你不能上场了吗?
 你不上场了吗?



30


 “赢下那场比赛后我真的觉得自己精神很好。”源氏无意识抠着鼠标垫,“但领队说我开场前都快要发烧了,怎么可能精神好。”


 “我想和你们一起出去庆功。但领队死活不肯。”



 “我很不服气。本来想着躺在床上装睡,等你们走了之后再偷偷赶过去。”源氏说:“没想到我迷迷糊糊睡着了。醒来之后,发现自己真的发烧了。”



 “我当时差点吓死。后天就是半决赛。我们又好不容易打赢JHG。我想和大家一起打进决赛。所以我才想有没有可能瞒着你们,自己先把药买回来吃了。低烧的话应该吃了药睡一觉就好了。”



 “我都对当时的自己无语了。钱包没有钱,手机没有电,竟然还在东大街迷路了。”源氏继续道:“然后我就在那边碰见麦克雷了。他一开始找我搭话的时候抱了我一下,我还把他当成了变态。后来看见他身上穿着联赛统一发的制服,才想到有没有可能他也是参加这次联赛的职业选手。”


 卢西奥依稀记得那天和队员们吃完饭回来已经是凌晨两点半。他被安排和源氏一间房,进屋的时候被齐格勒一再嘱咐要盯着源氏情况,倘若发烧了一定要及时告诉她。



 当时我看了源氏情况了吗?
 卢西奥无意识地操作着屏幕里的DJ开大。
 没有。好像没有。


 我那个时候干嘛去了?

 我忘了吗。


 卢西奥想起来了。


 那天夜里他躲进洗手间一遍又一遍洗脸。三月上海那么冷,水凉得让人皮肤刺痛。



 然而冰冷使人清醒。人只有在清醒的时候才不会犯错。



 比赛开始前的半个小时,源氏就是这么逼迫自己的。


 
 那时那刻在他们经过短暂的争执之后,两人各退一步。齐格勒同意源氏上场。只要体温测量标准。



 于是卢西奥就成了两人之间安插到对方的眼线。齐格勒交代卢西奥要看着源氏去测体温,而中途卢西奥又被源氏半拉半求着带去洗手间。


 卢西奥那时就这么站在一边看着源氏开着冷水洗脸。那个人脸色差成那样竟然还这么受得了寒,还会对着镜子拍拍脸,甚至还知道对自己笑。



 咱们就不去测体温了。回去之后你就和领队说我没发烧。领队要是不相信来摸我额头,也绝对不会露出马脚。


 兄弟这是咱俩的秘密。

 我真的没问题。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。我就是怕领队不让我上场。我状态很好,我不会给队伍拖后腿的。



 他确实没有给队伍拖后腿。
 甚至是因为他最后那波极限的拔刀光速斩团灭JHG,才为MG带来最后的胜利的。


 比赛结束,卢西奥站在源氏身边,看见从前盘旋在他眼里的飞鸟,生长着自灵魂飞出来。


 “原来你回来后就发烧了。”



 电脑屏幕上队伍六人合照上弹出胜利两个字。耳机里传来的都是队友高兴的称赞。



 “幸亏最后那波卢西奥哥躲起来了。那个音障开得太关键了。”
 “对啊妈的,吓死我了,我几乎要以为没命了。”
 “MG的辅助还是厉害啊。卢西奥哥的集锦我也是刷了无数遍的。”


 而这些称赞卢西奥都无暇再听。



 “那你那天比赛呢?你发烧了没?”



 “烧了。”源氏嘿嘿傻笑:“被我骗了是不是。我太想上场了。所以就骗了你。不过好像打比赛打着打着就不烧了。是不是你的Ana治疗有魔力啊哈哈哈!”



 “尤其是最后那波。你给我激素的时候我都疯了。我就在想,我他妈一定要把这群人都砍死。这样我们就能赢了!!”


 “我跟你说。你不要总是说我是瓜皮,我为了不给你压力,我真的超努力的好嘛?”源氏笑嘻嘻地缩在电脑椅上,指了指卢西奥电脑屏幕上的id:“你是MG卢西奥没错,可我也是MG源氏嘛。”他眼里熠熠有光。



31

 齐格勒被麦克雷一通电话约了出来。


 下午六点天还很亮,只不那么热了,麦克雷开着车来到了MG基地门口。



 约定时间是六点半。
 现在还早,麦克雷把车停稳后就拿出手机找源氏聊天。


 之前发的表白短信对方没有回。
 麦克雷顿顿。
 不过没关系。


 麦克雷:猜猜我现在在哪里?
 源氏:?
 麦克雷:我现在在你们基地门口。
 源氏:??????
 源氏:你来干什么????
 源氏:不是来找我吧?
 源氏:随便你来干什么。反正不是来找我就行。


 唉。这人真是太可爱了。
 麦克雷在心里闷闷地笑。



 麦克雷:你猜我是不是来找你。
 源氏:不猜。滚。
 麦克雷:NGA论坛那个帖子你看了吗?我是来找你领队的。和她商量这件事怎么处理。



 这条信息发出去后,麦克雷好一会儿没等到源氏的回复。
 他猜到源氏是不好意思了,心里觉得对方这片刻的沉默都好可爱。他好喜欢他。


 麦克雷:你有什么想法吗?
 麦克雷:你觉得我们要不要公开?
 麦克雷:我个人是倾向于把帖子删了,公开我们情侣关系,这样之前我们的那个不和贴也能跟着澄清了。
 麦克雷:可我还想要那个楼主的联系方式。把那些照片要回来。
 麦克雷:我不想让别人看见你的腰。也不想让别人看见我吻你。
 麦克雷:我真的好喜欢你。我那天看见你就硬了。你被我拉进怀里的时候也感觉到了是不是?不然你那个时候脸红什么?



32

 疯了疯了疯了。
 这个人在乱说什么啊!!


 源氏有些抓狂了。他拿着手机朝二楼落地窗走。


 远山深郁,近处是层层叠叠开地九重葛。


 基地楼下停了一辆保时捷,车窗开着,源氏这个角度能看见车主英俊的侧脸。那人心情很好,盯着手机好像在笑。风流倜傥地。


 这个变态!!
 
 源氏翻了个白眼。


 麦克雷:为什么不回我?
 麦克雷:你害羞了吗?


 那边那个人又发信息过来了。
 源氏站在窗前一边高高地看他,一边愤恨地发信息。


 源氏:害你妈个头。
 源氏:不准意淫我


 麦克雷:你还知道什么是意淫吗?
 麦克雷:你昨天还装不知道摸我那里。
 麦克雷:嗯?我还以为你会乖乖地问我那是不是枪。


 ………………
 

 源氏:谁他妈故意摸你啊!!!
 源氏:麦克雷你是不是有病啊!!!??
 源氏:你他妈对老子发情老子没把你屌剁了就不错了。
 源氏:你硬要抱着我还不许我挣扎了???


 源氏气得已经失去理智了。
 他穿着人字拖,匆匆下楼就要去质问。



33

 大门一开他就后悔了。
 源氏站在楼梯上,一抬眼就能对上那个已经从车里下来的人。


 “脾气还是这么差啊?”
 那个男人风度翩翩,笑眯眯地朝自己招手。
 “也太不禁激了吧小朋友?”


 九重葛开得烈烈朗朗。他就在那里站着。好像等自己很久很久了。


34


 时光远遁。
 源氏觉得自己好像又回到那个雨夜。

 他可能是烧糊涂了。
 还是他做梦了。
 
 为什么会有人紧紧抱着我。一遍一遍地说不要怕不要怕,我在这里。


 我怕什么?
 我什么都不怕。


35

 “哥。你到底喜欢源氏什么呀?”


 这是春末夏初的时候,基地怕热的少年们早早开了空调。
 麦克雷忙里偷闲,拿着书躲到阳台摇椅上细细读着。



 宋哈娜跟屁虫,有样学样地搬了个椅子坐到他身边。



 “你在看什么书?”宋哈娜探头:“在青少年中,最常见的症状是恼怒……咦?这是什么?”


 “哥你家里有小孩生病了吗?”



 “有这么闲怎么不多去练练靶场?”



 “今天的任务我早做完了。屋里空调实在调太低了,女孩子这么吹是会生病的。”宋哈娜不依不饶:“哥看的这是什么书?”


 “这个你不要管。”



 在青少年中,最常见的症状是恼怒、违拗、感到自己受忽视和不被理解或欣赏的抱怨,也可能出现反社会和药物滥用的行为。


 他眉头紧皱。



 “唉你心情不好吗?”宋哈娜沉默地看了麦克雷一会儿,“好吧。我不问了。我再去找源源玩会儿。”



 这男人听到源氏的名字终于肯给宋哈娜一个眼神。



 “我第一次碰见他是去年的十一月。”
 
 他嗓子有些哑,语气却很认真。


 “那个时候天已经转凉了。我去MG基地找MG领队齐格勒。我把车停进车库后准备从别墅后门上去。看见有个小孩儿正蹲在角落抽烟。”


 “他太瘦小了,藏在MG九重葛里别人根本发现不了。要不是那片烟味太大,又一地烟头,我差点都能踩到他。”



 麦克雷至今都记得初遇时源氏的样子。
 瘦、苍白、不健康。胳膊细得他一手可以折断。但眼神桀骜,好像谁都不能打败他。


 “他不怕我。也不惊奇我为什么出现在哪里。只是熟练地掐灭烟头。问我是谁,来这里干什么。”


 “我说我是YP的人,来找MG领队齐格勒。”


 “没想到他听见齐格勒的名字就猛地站起来,一下子抓住我的手,让我不要把在这里碰见他的事告诉齐格勒。我看他反应这么大,隐约能猜出来他就是齐格勒最近时常对我提的,难搞的小孩。”


 “再然后我发现他手腕上都是伤。”


 那是自残留下的旧疤。有好些年头了。
 麦克雷从齐格勒那里得知,这位十四岁就开始打职业了。
 如果十四岁就开始打职业。算上伤口恢复期以及初期的游戏积累,那么这些疤痕就可以追溯到十岁甚至更早。


 麦克雷被当时自己推算出来的时间吓到。



 “我只从齐格勒口中知道他是问题少年,还不知道他的名字。没想到那小家伙竟然主动报上姓名。说源氏。他是岛田源氏。”


 “那时我就在想,这小朋友好傻。得有人好好保护他。”



36


 抑郁症患者暴躁易怒、易失眠、食欲紊乱、精神性记忆运动下降,有自杀倾向。抑郁症同时会影响到免疫系统,使患者抵抗力下降,容易患病。



37

 源氏看着那个朝自己笑呀笑的男人不知怎么地就慌了。


 他一退再退。转身就想逃了。



 “那天你走丢了。”那男人好听的声音又响起来:“我一路跟着你。终于找到机会接近你。”


 “我听说你很怕雨。”



 “我跟着你的时候就在想。这小朋友怎么这么倔。撑着伞的手都抖成那样了,还非得往雨里冲。”



 “回去的路上,你整个人都要缩进我的怀里。你说你手好冷,我让你把手伸进围巾贴着脖子取暖。你非不要,还说让我亲亲就好了。”麦克雷一步步朝前走:“可我怎么知道这小朋友这么没良心,睡了一觉就翻脸不认人。”


 他把源氏揽入怀里。



 “他还不记得自己刚来那会儿天天蹲到后面的九重葛丛里抽烟。有一天刚好撞见一个人从车库出来。他一脸的天不怕地不怕,却还知道要抓住那个人的手说自己叫岛田源氏。他让记住自己,还想让他帮自己保密。”


 “我一直记得他。”麦克雷又笑了:“可我真的好惨。怎么那个小没良心的忘了我?”


 “神让我一定要主动要他的联系方式。”他握住源氏的手:“那么。这位小金鱼。我可以要你的联系方式吗?”



38

 源氏想起来了。



 那个雨夜他仿佛又回到了很小的时候。逼仄的屋子有经年不散的烟味,客厅电视声音开得很大,足球比赛此时正进行到高潮,解说和观众的欢呼震耳欲聋。



 而生养他的母亲此时正憔悴地躺在床上,抱住他的手细细地亲吻他,声音无比温柔。她说宝贝你以后就是男子汉了,不要怕,什么都不要怕,这个世界还有很多很多你没去过的地方,你一定要去看看。



 还有。
 还有什么?


 源氏缩在麦克雷能听见这个男人沉稳有力的心跳。


 
 那时客厅的欢呼声实在是太大了。



 算了。
 不重要了。

 

39

 我希望你爱自己多一点,怨愤少一点,更接受甚至喜欢自己身上起伏的每部分,这个世界还有很多你没有去过的地方,你要去看看。


40

 在喜欢上源氏后很长一段时间,麦克雷才去查源氏的消息。



 起初是抱着不破坏他人的幸福人生的想法。麦克雷对源氏喜欢矜持而克制。



 看源氏很多很多的比赛资料,收集很多很多源氏的讲话音频。


 那人的眼神是无边的浪潮,笑一笑就是春光日暖。



 麦克雷渴望他,想要他,想知道他的东升西落,想参与他的月满月亏。


 起初OWPS联赛得知入住酒店与MG是同一家时,他只是抱着能不能偶遇源氏的心态经常性在外乱逛。联赛持续八天,第五天的时候天气预报开始预报有雨。



 麦克雷从无目的地闲逛变成有目的地等待。


 源氏讨厌雨天。
 这是他从MG那里挖到的消息。
 听说好像是因为一到下雨源氏就容易生病,又听说过源氏下雨时就精神萎靡状态很差。


乱七八糟的传言很多。甚至还有迷信的八卦党神神叨叨地在帖子上说人在下雨天会梦游。那是上天要收走他。



 麦克雷不信神。

可对待源氏从来都是不肯出任何闪失。

或许也是正因为这样的事无巨细。

 麦克雷那天终于见到源氏。



 也就是那个雨夜,那个源氏迷迷糊糊地躲在麦克雷怀里取暖,说你亲亲我吧的时候。麦克雷绝望地向上天祈求。


 如果真的有神。
 神灵请告诉我。我可不可以有机会。



41

MG电子竞技俱乐部:
 承蒙大家厚爱,也非常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MG队员的各种关注。
 近几天关于我队MG源氏和YP麦克雷教练的关系的疑问,我们在此给出回复——
YP麦克雷教练与我队职业选手源氏为恋爱关系。前一阵子两人对外界的一切互动和交流,都是他们恋爱阶段里发生的事实。在不影响正常比赛的情况下,俱乐部无权过问他们的私事。
 如有更多疑问,请直接微博联系@ MG-源氏 @ MCCrEeee



42

 [所以最后呢?]
 宋哈娜在一次单排中抓住了卢西奥,加了好友后终于敲出了密聊。


 [我真是气死了。我问Mccree哥他不肯和我说,问源源,源源也不肯告诉我。]
 [幸亏抓到机会问你。请你一定要告诉我。]


 [唉其实我也不是很懂了。]
 [一开始是源源在我聊天。结果突然收到短信变了脸色,回复了几句之后就跑到窗户那边不知道在看什么。]
[我排位开始了嘛。就随便和队友交流了一下。没想到刚决定了阵容,一抬头发现源源不见了。]
[我当时没想太多。没想到一场比赛还没打完,就连源源拉着Mccree哥从训练室那边走过去。]
[眼睛红红的。好像是哭了。不过感觉又没哭。倒是嘴唇肿得很明显。]
[我是知道他俩互相喜欢的嘛,看源源那样我感觉应该就是事成了。]
[然后当天Mccree哥留在基地没有回去。]


[对对对!是这么一回事!我还纳闷为什么那天Mccree哥出门之后没有回来!原来住你们哪里了!]
[他住哪里啊?!不会和源源睡一张床吧????]



[…………是]
[我本来和源源一屋的,结果被赶出去了。还是队长好心收留了我一晚。]


[哦哦哦莱耶斯嘛?看不出来他人还不错啊?]



[不不不不你不懂,最骚的是,我半夜起床尿尿,我竟然看到我们队长在和人视频。]
[而且你绝对想象不到。我们队长是在和你们队的莫里森视频!]



[?????]
[??????]
[惊了??这啥意思???]



[我也不知道……我还想问你这是啥意思呢??]


宋哈娜沉默地看着卢西奥发来的密聊。
下意识回头看了看坐在自己斜后方正在训练的莫里森。


43

只见他面容如往常般冷。
而眼尾不知怎地竟生长出爱意。



fin.




疯了!
真的尽力了!
还有啥不懂的评论吧,我能答就答了!

可能宝儿们对r76线不满意。我其实自己也觉得不好。
但是保证今天完结就不想再拖了。

想写一个圆满的故事太难了。
只有狗血才是我的解药。


见谅见谅。

阅读至此,感激不尽!